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蔓延至新加坡:十月龄男婴,曾感染新冠

0 Comments

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蔓延至新加坡:十月龄男婴,曾感染新冠

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再增一例:新加坡卫生部报告了一名10个月大的男婴出现相似症状。 新加坡卫生部表示正在调查以确定该病例是否与最近全球暴发的病例相似。

新加坡卫生部称,该病例于一周前在妇女儿童医院急诊科就诊,目前男婴及其家人情况良好。新加坡的实验室检测已确定这名男婴的甲型、乙型、丙型和戊型肝炎病毒呈阴性。男婴在2021年12月曾感染过新冠病毒。新加坡卫生部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与新冠有关。”

截至5月1日,全球已有17个国家/地区报告了200多例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病例。此轮不明原因儿童急性肝炎最早在英国发现。2022年4月12日,苏格兰发现了13例不明原因儿童严重急性肝炎病例,患儿年龄为11月龄-10岁(中位年龄为3.9岁,IQR:3.6-4.6岁),其中最早的病例发生在2022年1月。

WHO(世界卫生组织)此前报告称,截至2022年4月21日,欧洲地区11个国家和美洲地区1个国家共报告了169例不明原因急性肝炎病例,其中英国114例,西班牙13例,以色列12例,美国9例,丹麦6例,爱尔兰5例,荷兰4例,意大利4例,挪威2例,法国2例,罗马尼亚1例和比利时1例;病例年龄为1月龄-16岁,以肝酶水平显著升高的急性肝炎为主要体征,并伴有黄疸以及胃肠道等症状,其中17名儿童(约占10%)需要进行肝移植,据报道至少1人死亡。

在这些病例中均未检测到引起急性病毒性肝炎的常见肝炎病毒(甲、乙、丙、丁、戊型肝炎病毒),而在至少74例病例中检测到了人腺病毒(human adenovirus,HAdV),其中18例被鉴定为F亚型HAdV-41;20例病例检测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SARS-CoV-2);此外还发现有19例病例同时感染了SARS-CoV-2和HAdV。

中华医学会下的《中华预防医学杂志》于4月27日在线发布了《对当前全球部分国家出现的不明原因儿童严重急性肝炎病例的思考》论文。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所长、WHO西太平洋地区脊髓灰质炎和麻疹/风疹参比实验室主任许文波。论文称,对引起这些儿童急性肝炎的病原学研究仍在调查和研究中,而研究者们也提出了如下病因假设:

(1)某些辅助因素导致了普通HAdV(人腺病毒)感染在儿童肝脏部位引起了严重的炎症或免疫病理反应,可能的辅助因素包括前期SARS-CoV-2感染,毒素、药物或环境暴露,易感性增强等;

(2)HAdV变异可能会导致毒力增强或组织嗜性的改变;

(3)某未知病原体感染;

(4)感染SARS-CoV-2新型变异株所致;

(5)由于药物、毒素或环境暴露等因素引起;

(6)接种SARS-CoV-2 mRNA疫苗引发的以T细胞为主的自身免疫性肝炎。

正如目前科学界和临床界广泛讨论的一点,该论文也提到,“目前的病因主要指向HAdV感染。”腺病毒是一种常见的病毒,通常会导致呼吸道或胃肠道疾病,通常不会导致健康儿童出现肝炎。

论文还对HAdV进行了深入论述。论文称,HAdV是人类重要的病毒性致病原,最早发现于20世纪50年代,至今已被划分为7个亚属(A-G)和至少113个型别(由于不同型别HAdV的组织嗜性不同,因此可导致多种疾病,包括肺炎、眼结膜炎、膀胱炎和胃肠道疾病等。其中,HAdV是呼吸道感染和急性结膜炎的重要病原,在儿童肺炎病例以及病毒性结膜炎病例中的检出率分别为4%-10%和65%-90%。

然而,HAdV很少感染肝脏,HAdV肝炎较为少见。对于免疫功能健全的患者,大多数HAdV感染通常是自限性,然而在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中,HAdV可引起包括肝脏在内的多个器官的严重感染。1960—2012年研究数据显示,在报道的全球89例HAdV肝炎病例中,43例(48%)为肝移植受者,19例(21%)为骨髓移植受者,11例(12%)为近期因恶性肿瘤接受过化疗的病例。

论文认为,现有研究数据显示,HAdV肝炎主要限于免疫抑制患者,由于临床表现无特异性,开展早期的病原学鉴定,降低免疫抑制强度,对于临床救治具有重要意义。

论文还指出一点,基因同源重组是HAdV分子进化的主要驱动力,目前国际上已陆续发现了至少60种新型HAdV(HAdV-53-113)。值得关注的是,HAdV在发生基因重组后可能会改变病毒的原有组织嗜性,并形成对人类具有更强毒力和传播力的新型病毒,可在人群中引起新发突发传染病疫情。

在此次全球暴发的不明原因肝炎疫情中鉴定到部分病例为HAdV-41核酸阳性,但患儿肝脏中是否检测到HAdV-41及其全基因组序列目前尚无报道,因此现阶段无法判断此次疫情中检出的HAdV-41是否已发生了重要的基因突变,或是与不同血清型或基因型病毒发生基因重组而形成的新型重组HAdV。作者们指出,HAdV-41是否是引发此次儿童严重肝炎疫情的主要病原还需要更多的病原学、基因组学、肝脏病理和免疫组化分析来确定或排除。

许文波等人强调,目前,由于HAdV导致的肝炎尚无系统的监测研究,且我国儿童医院HAdV相关肝炎报道极少,因而尚无法判断我国是否存在类似肝炎病例。他们同时提醒,应研判HAdV肝炎在我国发生的潜在风险,为我国HAdV相关疾病的防控、预测预警以及疫苗和药物的研发提供科学技术支撑。